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迎春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我与外祖母

2013-06-04 11:31:54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王迎春
A-A+

  人类的繁衍过程很有趣,他们顺着一种遗传基因和别的基因一代又一代地繁衍着,又变化着,变化着,又继承着,使其既像祖先,又不完全像祖先。我觉得自己身体里更多的流淌着母亲和外祖母的血液。身高、气质、性格更像外祖母。特别是我选择从事美术的职业道路,与外祖母擅长绣花、剪纸的爱好从小对我的影响分不开。外祖母的年龄和我相差不过40年,但是外祖母一生的经历与我相比,最能说明两个时代的女人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
  外祖母身材高大且丰满,然而却有一双不到10厘米的小脚,她那健壮的身躯全部由这双纤小的尖尖小脚支撑着。走起路来,一扭一扭,吃力非常。要知道这双小脚并非天生,是她在7岁时,被她的母亲压着双腿,用一丈多长的布条硬给缠小的。从我记事起,外祖母每天睡觉之前,都要坐在炕上,小心翼翼地一圈一圈地把脚上的布条都打开,把脚放在盆里泡上一阵,按摩一阵……我看着她那双变得畸形的小脚,心里却在颤抖,啊!可怜的外婆呀!
  外祖母一生没有名字。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年月,嫁夫还要从姓,外婆家姓郭,娘家姓张,于是取名就叫郭张氏。一直到新中国建立之后,由舅舅起个大名—张大姑。外祖母18岁出嫁,外祖父在城里一家报馆当印刷工人,后来得了痢疾不治而亡。只有26岁的外祖母身边已有个10岁的大女儿(我母亲),5岁的二女儿(我的二姨),腹中还怀着一个孩子(舅舅)。舅舅生下后,婆家只要留下男孩,要把她们母女逼出家门去自谋生路。外祖母性格倔强刚毅,一个小脚女人带着三个孩子,从农村流落到孤立无助、举目无亲的城里,在孤独与迷茫中挣扎,许多人劝她改嫁。1930年代,中国社会风气已经有了变化,对死了丈夫的年轻女人已经不再强迫守寡了。可是,外祖母视自己的孩子为命根子,唯恐再嫁个人家,孩子们受欺辱,自己受歧视,她宁肯给人洗衣服、补缝麻袋挣点工钱养活子女,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子女遭人白眼。她一方面宁肯低头央告,祈求得到房东一点怜悯;另一方面和势利眼的亲戚们断绝往来,横下心来专一守寡。她在邻里之间以德服人,对待子女以爱育人,含辛茹苦,处处维护着自己的贞洁和名誉。她在孤独与寡欲中对痛苦失去感觉,在麻木中承受着人类最贫瘠酸楚的生活,把3个子女培养成人。那些众多的亲戚朋友、邻里乡亲们都认为一个正派的寡妇就应该像我的外祖母一样,因此人们都极为敬重外祖母。从旧的封建道德的观念着眼,真应该为她立一个贞洁牌坊。
  我热爱并崇敬我的外祖母。她是个普普通通的良家妇女,她的非凡在于忍受了常人所难以忍受的痛苦为代价的,她的伟大是以超人的顽强为前提的。她是个平凡的女人,也是个伟大的女人,一生吞下了不知多少悲痛的苦果,她所遵循的传统道德的光环与崇高中,掩煞了不知多少女性作为真正的人的独立价值,牺牲了不知多少作为真正的人所应该享有的美和欢乐。我为外祖母的遭遇深深忧伤和怜悯。我从小生长在外祖母家里,随着年龄一天天长大,我就希望能够像外祖母一样有一个矫健的身体和心灵手巧的艺术天分,还应该有她那种刚正不阿、倔强秉正的性格。当然,她那些悲惨的遭遇和命运,以及那苦难的时代,我可不希望在我的生活中重演。
  曾几何时,我也曾经感慨过自己生不逢时。出生在烽火连天的抗日战争年代。童年是在躲飞机、钻防空洞、流血、恐怖、动荡的年月度过,1950年代至1970年代的学生生活中又经历了各种政治运动和文化大革命。上学的年头不少,真正上课的时间并不多。但是细思冥想时回忆起外祖母的一切,我又体味自己太幸运了。
  当我6岁的时候,新中国诞生了。“妇女要翻身”、“男女要平等”、“婚姻要自由”的热潮激发着每一个中国人。我和男孩子一样,堂堂正正地入了新式的学校学习文化。在小学里,一次图画课上,偶然地偷偷给老师画了一张像,这一张极幼稚的图画却引起了老师以及校长的注意,以后他们便有意识将学校的黑板报、墙报交给我画,有意识送我的画参加展览,小心翼翼地在扶持这株幼小的艺术萌芽。我永远忘不了,在一片稚嫩的幼苗中发现了我,并对我进行特殊培养的园丁。

1 2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王迎春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